当前位置: 大发5分3d网> 百年频道>热点聚焦>正文

原油期货两周年:产业套保日益深入 中国价格地位渐显

分享到:
评论
摘要:

3月25日,原油期货已经上市两年,上期所数据显示,原油期货累计成交量6568.31万手(单边,下同),累计成交金额29.88万亿元。据美国期货业协会(FIA)2019年统计,上海原油期货成为规模仅次于...

3月25日,原油期货已经上市两年,上期所数据显示,原油期货累计成交量6568.31万手(单边,下同),累计成交金额29.88万亿元。据美国期货业协会(FIA)2019年统计,上海原油期货成为规模仅次于WTI和Brent原油期货的第三大原油期货。市场人士分析,“上海油”已经进入到了成长期的第二阶段,即原油期货价格发现功能、风险管理功能开始逐渐运用到产业客户、机构客户的具体操作中。这也是我国原油期货走向亚太地区消费地基准价的重要一步,未来必然将走向更加成熟。

上市两年运行平稳

上海原油期货上市以来,价格整体运行平稳,经历过多次严峻的市场考验。以成交量和持仓量来衡量,在上市后短短一年就跃居成为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举世瞩目。

上期所数据显示,原油期货累计成交量6568.31万手,累计成交金额29.88万亿元。其中2019年全年成交量3464.44万手,同比增长约31%;成交金额15.48万亿元,同比增长约22%;日均成交量14.2万手,同比增长1.2%;日均持仓量2.88万手,同比增长约45%。近期持仓总量接近12万手,创上市以来新高。据美国期货业协会(FIA)2019年统计,上海原油期货成为规模仅次于WTI和Brent原油期货的第三大原油期货。

截至2019年底,总开户数突破10万,其中境外客户同比增长120%,分布在五大洲19个国家和地区,日均交易量、日均持仓量占比约15%、20%。已备案境外中介达56家,境外客户参与的渠道也得到进一步拓宽。一般法人日均交易量、日均持仓量占比约25%、30%,同比增长约60%、50%;特殊法人日均交易量、日均持仓量占比约10%、30%,同比增长约30%、150%。实体企业和金融投资机构越来越重视原油期货在风险管理和资产配置中的作用。

截至2019年底,上海原油期货共拥有6家指定交割仓库共9个存放点,核定库容共计695万立方米,启用355万立方米,分别位于辽宁、山东、上海、浙江、广东、海南等地。顺利完成了16次交割,累计交割量2046.7万桶,累计交割金额90.72亿元。上海原油期货不同于WTI、Brent原油期货的交割模式被证明切实可靠,风险可控,流程顺畅,执行有序。

服务实体能力增强

2020年以来,受疫情、宏观形势等多重因素影响,原油价格大幅波动,国际金融市场也出现多次极端表现。实体企业面临着价格和供应方面的双重巨大压力,加大了对期货市场的参与力度,积极利用上海原油期货进行套期保值,以应对疫情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疫情期间,上海原油期货多个近月合约交易活跃,全市场持仓量不断放大,屡创新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得到显著提高。

很多企业也一直积极参与上海原油期货市场,作为国内最大的原油生产商和主要原油进口商,中石油一直积极参与上海原油期货。2018年3月26日在上海原油期货上市首日一举夺得市场首单交易;2018年6月25日完成了市场首张原油仓单注册;2018年9月3日,参与了市场首次交割;2019年1月,生成了上海地区首张原油期货仓单。

无独有偶,京博石化自2018年3月26日国内原油期货上市以来,积极参与国内市场交易。2018年10月,京博石化及中国联合石化共同完成了国内首单以上海原油期货合约为计价基准的原油实货成交,该交易的成功也预示着市场对INE期货作为原油交易的定价基准的接受程度在不断上升。

“2020年的新冠疫情给商品期货带来了很高的波动率,随着INE原油市场的日趋成熟,公司运用了上海原油期货进行产能套保操作,把当下损失的产能转移到未来,把未实现的利润进行锁定。未来京博石化将借助SC原油期货继续深化期现套保,打破传统产能的限制,实现桌面炼厂运营。”京博石化相关负责人介绍。

中信期货研究部分析师桂晨曦表示,原油期货上市初期的主要目标是满足微观需求,作为资产配置工具,已能满足油价基本交易需求;未来,随着成交持仓持续上行、远月分布日趋合理、配套产品不断丰富,其交易功能的发挥将进一步完善。作为产业保值工具,原油贸易商作为期现套利操作已较为成熟,但炼厂及成品油贸易商实现原料或利润保值功能处于初步尝试阶段,下游企业如航空公司等参与模式仍有待摸索。

渐成亚太区定价基准

在“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币计价”的制度设计基础上,上期所及上期能源持续创新优化,不断提升原油期货品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水平,如研究推出国内期货市场首个结算价交易(TAS)指令,研究开发原油期货期权、原油期货ETF、原油仓单交易等交易方式,推进汽柴油、LNG等能源新期货品种,提供了一站式全产业链的保值工具。

“随着国内原油期货市场参与门槛的逐步降低,开放性的加强,品种的丰富,原油期货流动性将显著增加,成为全球石油市场的晴雨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到岸交割品种,上海原油期货价格实际隐含着对原油离岸价格、人民币汇率和油轮运费三个要素的估价。在与国际原油期货保持密切相关性的同时,上海原油期货能够比较及时地反映中国进口原油市场的供需,并为中国参与者进行综合保值提供了手段。价格相对实货市场高度有效,期现联动顺畅,在亚洲交易时间对国际市场的影响日益明显。

上期能源表示,原油期货作为我国首个国际化的期货品种,其上市具有重大意义,开辟了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的道路。上市两年以来的平稳运行和功能发挥的进一步增强,对亚洲地区原油基准价格的形成以及金融市场的国际化产生了积极推动作用。

事实上,上市两年来,原油期货已经充分证明了其价格发现能力。近两年,国际油价在欧佩克主动干预增加的大背景下整体呈现中油价下的宽幅震荡局面,在大国博弈加剧、地缘黑天鹅频发的影响下阶段性波动有所放大。在此期间,上海原油期货整体上看与外盘基准油价格高度联动,但在运费飙涨和新冠疫情爆发等节点分别较外盘表现出了明显的强势和弱势,合理反映了中东原油的人民币到岸价格。

“上海原油期货上市的两年是中国和亚太地区石油炼力大发展的两年,从中东到马来西亚,从文莱到中国,新炼厂的启动带来了各方面对亚洲价格保值的进一步需求。”复瑞渤集团相关负责人感慨,在2019年波斯湾船舶受袭、运费飙升的混乱局面中,上海原油期货作为东北亚地区唯一反映到岸原油价格的期货合约为市场参与者提供了可靠的保值标的。

国投安信原油分析师李云旭也表示,经过两年的发展,目前主力合约已实现连续换月,TAS、日中交易参考价等机制的推出也为进一步推动中国原油期货在现货贸易中的定价地位打下了良好基础。

中石油相关负责人表示,上海原油期货建立了体现中国石油生产和消费关系的期货定价机制,逐渐成为亚太地区原油新的定价基准,对于我国能源安全和经济发展有重要的意义。


资讯编辑:常倩丽 021-26094421
资讯监督:汪华 021-26093067
资讯投诉:陈杰 021-26093100

为你推荐